• 2019年1月天津口岸糧食進口量價齊跌
  • 發布日期:2019-02-25     啤酒工業信息網
 據海關統計,2019年1月天津口岸進口糧食(包括谷物及谷物粉、木薯、高粱及大豆)37.2萬噸,比2018年同期(下同)減少37.2%;價值11.2億元,下降29%。
 
一、2019年1月天津口岸糧食進口的主要特點
 
(一)今年1月進口量大幅降低。2018年9月以來,天津大豆月度進口量逐月增加,2018年12月進口量為55.8萬噸,同比增加7%。今年1月進口量為33.7萬噸,同比減少34.9%,環比減少39.6%(下圖)。
 
    (二)以一般貿易方式進口為主。2019年1月,天津口岸以一般貿易方式進口糧食30.6萬噸,減少32.1%,占同期天津口岸糧食進口總量(下同)的82.1%。同期,以海關特殊監管方式進口6.6萬噸,減少53.3%,占17.9%。
 
(三)巴西、加拿大和阿根廷為主要進口來源地。2019年1月,天津口岸自巴西進口糧食19.5萬噸,增加3.2倍,占52.5%;自加拿大進口8.8萬噸,增加10.5倍,占23.8%;自阿根廷進口6.9萬噸,2018年無進口數據,占18.5%;三者合計占94.8%。
 
(四)外商投資企業和民營企業進口為主。2019年1月,天津口岸外商投資企業進口34萬噸,增加31.8%,占91.3%;民營企業進口2.7萬噸,減少81.8%,占7.2%;二者合計占同期天津口岸進口量的98.5%。
 
二、2019年1月天津口岸糧食進口量減少的主要原因
 
(一)中美貿易戰影響糧食進口格局,擴展糧食進口供應國需引起重視。美國是我國糧食進口的重要來源國之一,受到中美貿易戰的影響,我國自美進口大豆、高粱、小麥等均不同程度受阻,目前國內玉米、高粱等倉儲較為豐厚,貿易戰導致的進口風波尚未對市場造成較大影響,但拓展糧食進口來源、保證糧食供應穩定的必要性越來越需受到重視。據巴西《圣保羅頁報》報道,巴西谷物出口商協會(ANEC)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巴西共出口大豆8280萬噸,該協會會長塞爾吉奧·門德斯表示,過去的一年中美兩大經濟體的貿易摩擦讓巴西大豆出口增加了1000萬噸左右。與此同時,其他大豆供應國也在努力占據更多中國大豆市場份額,俄新社(RIA Novosti)2018年11月28日曾報道稱,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中美之間的貿易戰給莫斯科提供了機遇,美國曾經大量出口大豆,現在俄羅斯將著手此事。中國海關總署2018年12月21日公布海關總署副署長張際文與玻利維亞農業發展和土地部部長科卡里科在北京共同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總署與多民族玻利維亞國農村發展和土地部關于玻利維亞大豆輸華植物檢疫要求議定書》。結合此前我國自7月1日起下調部分亞太國家的進口貨物關稅,我國糧食進口未來將迎來更為多元化的局面。
 
(三)國產糧食供給能力不斷增強,進口需求下降。國內農田水利基礎設施不斷加強,糧食生產功能區和重要農產品生產保護區建設穩步推進,農業科技進步貢獻率持續提高,種子國產化率進一步提升,“藏糧于地、藏糧于技”戰略深入實施,糧食生產能力不斷增強。糧食價格逐步回歸市場,推動了農業結構調整優化,在國家綜合支持政策的引導下,國內糧食種植結構更加優化。國內糧食批發零售市場網絡不斷完善,應急網點數量規模持續增加,倉儲物流設施布局更趨合理,糧食運輸物流效率逐步提高,國內糧食市場供給體系更健全。國內糧食供給能力的不斷增強,拉低了糧食進口需求。
 
三、2019年1月天津口岸糧食進口貿易中值得關注的問題
 
(一)中美貿易戰對糧食進口影響持續不減。進入2019年,美國大豆對華出口速度有所加快,據每日糧油報道,美國農業部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月17日的一周,美國對中國(大陸地區)裝出六船大豆,其中美灣兩船,太平洋西北口岸四船,創下自中美貿易戰開戰以來的最高水平。伴隨著美國大豆出口量的增加,加上中國買家不斷擴大采購渠道,以及近期國內養殖業受疫情影響削弱了對大豆的需求,巴西大豆價格開始回落??傮w來看,由于當前全球貿易關系不穩定,各個大豆供應國都想在中國市場分一杯羹,中國的大豆采購呈現新的格局。
 
(二)適度放寬糧食安全與市場化生產的邊界域,有效緩解糧食“三高”的負面影響。當前,我國出現了糧食“三高”即高產量、高進口和高庫存相疊加的情況,負面影響顯著,導致我國三大糧食市場價格都出現較大下降,其中玉米價格較去年下降20%以上,直接減少了農民收入。同時,糧食“三高”產生巨額財政補貼支出,加重了財政負擔,也使得高價的國內糧食在國內市場上的流通比重下降。糧食“三高”現象及其負面影響的產生,實質上是糧食安全與市場化生產的邊界劃分問題。適度放寬糧食安全與市場化生產的邊界域,綜合考慮人口數量、糧食需求量、糧食庫存、財政補貼支出、國際國內糧食市場價格、外匯儲備等因素,同時繼續完善我國糧食支持和保護政策,加快建立對種糧戶利益保護的長效機制,更好地提升糧食安全的保障能力。
 
(三)小麥市場的結構性供需矛盾仍難解決。當前我國的面粉廠超過3000家,加工能力達到2.26億噸,但整體開工率僅為40%左右。市場對優質麥的需求依舊很大,進口僅有400噸左右,缺口是長期存在的。這部分需要用國產優質麥替代。但問題在于,盡管近年國家大力支持優質麥生產,但從根本上說國產優質麥比進口麥的性價比仍然較低,主要因為當前產區仍以散戶種植為主,規模、連片的種植模式不多。中美貿易戰導致我國對美麥進口量大減,而一帶一路國家的小麥需要通過內陸運輸,沒有價格優勢??傮w來說,小麥優質糧源仍然是緊缺的,普通麥過剩,因此兩者之間的價差將進一步拉大。
 
四、相關建議
 
一是鼓勵有能力的企業走出去來建立穩固的進口糧源基地。在穩定大型農業企業的基礎上,實現企業投資多元化,完善種植、運輸、深加工和銷售的產業鏈。二是密切跟蹤我國糧食進口量價走勢和國際市場行情,可以適當進口來補充國內糧食供應,實施品種調劑,也要防止突擊進口沖擊國內產業和種植戶利益。三是增加農民種糧的收益,建立糧食收購價逐年增長的動態調節機制,進而進一步加大農業生產資料購置補貼和對農業技術人員的培訓力度,確保我國糧食安全。
 


[ 資訊搜索 ]  [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上海选四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