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澳麥征收超80%反傾銷稅,會觸發國產啤酒新一輪漲價嗎?
  • 發布日期:2020-05-21     啤酒工業信息網
 高度依賴澳洲啤麥當進口原料的國內啤酒企業,生產成本會增加嗎?
 
5月19日,中國對澳大利亞進口大麥征收80.5%反傾銷及反補貼稅正式生效。
 
18個月前,應國內大麥產業申請,商務部對澳大利亞進口大麥進行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5月18日,調查機關公布最終裁定:原產于澳大利亞的進口大麥存在傾銷和補貼,國內大麥產業受到了實質損害,且傾銷與實質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系。
 
商務部決定,自2020年5月19日起,對伊魯卡信托、卡爾根諾米尼斯有限公司、JW&JI麥克唐納家族合伙、麥稈田公司、其他澳大利亞公司等多家征收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反傾銷稅率為73.6%,反補貼稅率為6.9%,征收期限為5年。
 
大麥作為一種禾谷類作物,主要用于釀酒、飼料等生產。長期以來,大麥與釀酒息息相關,是制造啤酒的主要原料,也有用于白酒釀造。
 
作為全球最大的啤酒生產國,中國啤酒對進口啤麥的依存度較高。澳大利亞啤酒大麥經多年強攻,在國內占據強勢地位。中國也是澳麥的“頭號國際買家”,2018年僅澳洲啤麥進口量就高達417.8萬噸,國內啤酒行業對其使用率近60%。
 
如今,隨著澳大利亞進口大麥進入中國的關稅大幅提高,高度依賴澳洲啤麥當進口原料的國內啤酒企業生產成本會增加嗎?國產啤酒的新一輪漲價潮,會因此觸發嗎?
 
保護本土產業,對澳麥加征關稅勢在必行
 
一個星期前,中國叫停了4家澳大利亞牛肉生產商對華的牛肉出口資質。原因是發現它們存在違反檢驗檢疫要求的情況。
 
如今,隨著中國對澳洲出口中國加征反傾銷和反補貼稅,分析人士預估,這或將使澳大利亞農民和相關企業損失約10億美元。
 
根據商務部公布的征收反傾銷稅的辦法,本次反傾銷稅以海關審定的完稅價格從價計征,計算公式為:反傾銷稅額=海關完稅價格×反傾銷稅稅率。進口環節增值稅,以海關審定的完稅價格加上關稅和反傾銷稅作為計稅價格從價計征。
 
澳大利亞是世界第二大麥出口國,全國46%生產量用于出口,同時又是啤麥第一大出口國,在世界啤酒大麥交易中占40%,主要出口中國和日本。
 
中國是澳洲大麥出口的最大市場,每年相關出口值約15億-20億澳元(9.8億-13億美元),占總出口量一半以上。2018年,海關總署和中國酒業協會的數據顯示,我國進口啤酒大麥681.1萬噸,其中澳大利亞啤麥為417.8萬噸,占比高達61.3%。我國啤酒釀造使用澳洲啤麥近60%。
 
盡管我國對澳麥進口依賴在逐步降低,但澳麥在中國市場已呈現傾銷甚至壟斷態勢,但澳洲竟然還采取支持態度,并給予鼓勵補貼措施。中國國際商會在材料中提到,澳大利亞政府向其大麥產業提供的補貼項目達到32項,同時以低于正常價賣給中國。
 
一項統計數據顯示,我國從澳大利亞進口大麥呈現“量增價跌”的明顯趨勢。2014年-2017年,澳洲大麥進口量由387.71萬噸增至648.04萬噸,增幅高達67.14%;但進口價格則由2014年的每噸288.72美元下降至2017年的每噸198.05美元,降幅超過31%。
 
這對中國本土大麥產業造成了沖擊。同一段時間,中國國內大麥種植面積減少了約14%,相關產業損失嚴重。由此可知,我國出于保護中國本土大麥產業發展的前提,對澳洲大麥加征超過80%的反傾銷和反補貼稅,實在是勢在必行。
 
今年初,澳大利亞大麥行業遭受山火、干旱、新冠疫情多重沖擊,本已是雪上加霜。分析人士指出,疊加中國市場出口關稅增加的影響,澳洲大麥產業或將進入短暫調整期。
 
澳麥加稅,國產啤麥和加麥迎來突破期
 
我國啤麥產業發展,到了需要保護的地步。
 
近年來,隨著經濟增速放緩、國內啤酒消費趨向天花板,中國啤酒產量連年創新低。2019年,全國啤酒產量為3765.3萬千升,微增1.1%,是因為第12個月單月啤酒產量突然大增17.1%。前11個月,全國啤酒整體產量仍是處在小幅下降。
 
與此同時,國產大麥產量近年也急劇下滑,種植發展低迷。這一困境,使得國產啤酒對進口大麥依存度急劇增加,自給率逐步萎縮。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家大麥則強勢進入中國,極大沖擊本土麥芽行業。
 
數據顯示,在洋麥大舉進攻下,2007年-2014年,我國啤麥產量由279萬噸狂跌到140萬噸,洋麥則由109萬噸飆升到了3000萬噸,啤酒企業對進口大麥的依存度則由28.7%攀升到了60%以上,生產企業的成本大幅上升。
 
從整體分布看,我國啤酒原料產業分布不均衡,東部沿海地區比較密集,占據目前我國麥芽總產量50%的麥芽生產企業位于廣東、浙江、江蘇等沿海地區。西部地區比較稀少,呈現出“東多西少”的局面。
 
目前,我國的啤麥種植區域西北、東北幾近凋零,內蒙古啤麥種植大面積減少,新疆大麥面積也出現了嚴重萎縮,從2007年的100多萬畝銳減到了2014年的15萬畝。國內只有江蘇可以保證相對穩定的種植面積。
 
國內啤麥產業整體還處在傳統啤麥種植方式,基本上是散戶種植,成本高,技術相對落后,麥農的收益得不到保障。與中國啤酒行業的發展狀況相比,其原材料行業的發展呈現相對較大的滯后性,不僅產能不足,產品質量也有待提高。
 
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對澳麥征收反傾銷和反補貼關稅,客觀上有益于促進我國大麥產業發展。有望倒逼我國啤麥進行整體性的種植管理,使大麥品質更穩定。啤酒產業上游的發力,還將帶動中下游發展,整個產業都將受益。
 
特別是在當前國產啤酒品牌集體向高端領域挺進的關鍵階段,國產優質大麥代替進口大麥生產,將滿足國內高端品牌啤酒的原料需求。
 
緊隨澳大利亞、對華啤酒大麥出口第二大國加拿大也迎來了機會。2019年,加拿大出口到中國的啤酒大麥達到創紀錄的140萬噸,首次超過了加拿大國內市場上使用的數量。雄心勃勃的加拿大麥芽行業非常有希望從澳大利亞手中奪下第一的份額。
 
有替代品供選擇,國產啤酒漲價或溫和推進
 
目前,澳大利亞正在尋找澳洲大麥的替代市場,已考慮向沙特阿拉伯供應大麥。但除此之外可選擇的并不多,并且銷往沙特價格會大打折扣。
 
相反,中國啤酒可替代澳麥的原料選擇卻很多。民生食品飲料分析師于杰表示,“從全球供給來說,大麥的進口還是相對寬松,我們完全可以尋求俄麥、加麥、美麥替代。”
 
事實上,法國、烏克蘭等很多國家也都能進口大麥。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大麥或將在接下來在中國市場出口大漲。5月13日,海關總署發布公告稱,自公告發布之日起,允許符合相關要求的美國大麥進口,同時公布進口美國大麥植物檢疫要求。
 
有人注意到,從2018年商務部啟動對澳洲大麥反傾銷調查后,澳洲大麥在中國啤酒進口原料中“一家獨大”的地位正在被改寫。
 
從2018年開始,中國大麥進口多元化加強。澳大利亞大麥進口量開始呈現下降趨勢,當年進口量從2017年的73.1%下降近10個百分點,而同期其他主要進口國如加拿大、法國等均呈現不同程度的增長。
 
由此可見,商務部對澳麥打出精準“反傾銷、反補貼”拳頭并非沖動一擊,而是在“落子”之前已經未雨綢繆,想好了更佳的替代選擇。
 
5月19日晚間,云酒•中國酒業品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新營銷專家方剛接受采訪時也表示,大麥采購成本在啤酒平均生產成本的平均占比約為10%左右,并且澳麥在中國啤酒里面的使用不是全部,可替代的有很多。
 
于杰認為,2019年大麥全球大豐收,全球的存貨量應該比較理想。據他了解,自商務部從2018年開啟對澳洲大麥反傾銷調查以來,很多酒類廠商都有了精準的預判,已在此期間進行了較好的調整,并在這之前增加了大麥訂單。
 
對此,方剛在談到會不會影響國產啤酒開啟新一輪漲價時也提到,“今年不會受影響,因為很多啤酒企業的原料訂單已經完成。”
 
他們認為,即便影響啤酒漲價也是漸進式的、可接受的。于杰表示,現在大部分啤酒企業第二季度的原料應該沒問題,就是三季度的原料成本會增加一點,但總成本漲不了很多。
 
這一觀點與方剛同樣“不謀而合”:長期看(5年)可能有所影響。但影響漲價的力度是溫和的,幅度不會很大。
 
總結而言,出于我國對澳麥加征關稅前的信息釋放,此事對啤酒行業短期最大不利影響已消弭?;谔娲柠湹倪x擇很多,也決定了長期對國產啤酒影響有限。


[ 資訊搜索 ]  [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上海选四最新开奖结果